里尔关闭酒吧餐馆南特大学群聚感染日增近9千!法国人却计划万圣节去哪玩……

截至9月4日14时,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09156例,单日新增8975例,死亡30686例,290例重症病例。

目前为止,Covid-19在法国已经导致了30686人死亡,但是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却在本周五表示:

在观察了5月1日至8月24日之间的死亡人数后,发现法国的死亡率并没有过高,甚至死亡人数还略低于2019年。这说明covid-19并没有造成过高的死亡率。

在这段时间里,法国全国共记录了178,598人死亡,比2019年减少了1%,与2018年持平。

不过考虑到今年法国夏天高温,INSEE也指出,需要统计完今年因为热浪死亡的人数后,才能知道今年法国的死亡率是正常还是不正常。

总体情况还不错,基本都戴了,其中,78.4%的人戴对了口罩,16.2%的人戴了但是要么露出鼻子要么露出嘴巴……

82.6%的女生都戴好了口罩,而男生只有74%。在没有戴口罩的人群里,男生几乎是女生的2倍。

到了Rue Montorgueil,戴口罩的更随意了,不管是有没有好好戴口罩,数据都比前两个地方的差,没有戴口罩的人是三个地区里面最多的。

而法国人自己看了都尴尬:胡扯!酒吧彻夜开放,大家挤在一起,要么没戴口罩,要么没保持距离,巴黎和整个法国都这样!

8月24日至27日之间,南特大学100名学生在当地酒吧参加返校派对后(soirées d’intégration),目前有9人检测出新冠阳性。

这9名确诊学生正在读大学二年级和三年级,这就导致南特大学的二年级和三年级学生都必须接受检测,总人数大约为500人,检测将从星期一开始。

除了接受检测,安全起见,凡是参加过这场派对的学生将不得不参加为期两周的线上课程。

卢瓦尔河沿岸地区卫生局(ARS)局长Jean-Jacques Coiplet说:“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些人是因为参加了这场派对才感染了病毒。参加聚会和派对是合情合理合法的,只是每个人需要遵守健康卫生防疫措施。”

南特大学校长说:“我们将遵守卫生部的防疫卫生规定。” 但是,鉴于这种流行病的发展,奥利维尔·拉布克斯(Olivier Laboux)认为本学年不会推荐线上课程而是加强“面对面”的现场授课。

昨天晚上,里尔政府宣布,里尔市内的餐馆和酒吧在本周六也就是今天晚上开始必须关闭,一直关到周日早上6点。

根据法国卫生部的数据,北部的确诊病例一直保持上升趋势。从8月26日到9月1日,报告的病例数达到了每10万居民46.5例!几乎是之前的两倍!

虽然整体还没有达到法国政府规定的警报阙值50人,但这个数字也很触目惊心了。

而里尔已经达到了每10万居民就有65人感染的严重程度,所以里尔市不得不赶紧做出决策,关闭酒吧和餐馆,不能再让这些法国人乱来了!

因为明天里尔市要办清仓甩卖( la Braderie des Commer ants),以弥补今年没有大型跳蚤市场的遗憾。但是同时又担心法国人因为太高兴而相聚在里尔,来的人太多,带的病毒也多……

对法国人来说,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实验室做核酸检测。这些突然涌入的人潮几乎让法国实验室崩溃了。

负责马赛实验室的生物学家Romain Albenois说:“越来越多的实验室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检测量,加上现在大家回学校上课了,我们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”

根据法国卫生部的数据,截止至8月30日,法国人发现自己有感染的症状后,大约在4天后才去实验室做检测。有的甚至更久,8天或更长。

这种滞后性导致很多人在等待检测结果出来之前,不知不觉就把病毒传染给了别人。

正常情况下,应该是一发现有症状就立即做检测,或是在接触了被感染者的7天内进行检测。

目前最可怕的就是,大家在拿到检测结果之前,可能是无症状感染者,也就没那么在意。

所以法国医生Antoine Ospital建议:如果你发现自己有相关症状,正在等待或已经做了检测,那么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,最好也是自我隔离一段时间。

面对这不断刷新法国人极限的日增确诊数据,法国卫生部也很紧张。除了加大检测量,另一个方法就是密切追踪病毒传播链。

于是卫生部派出了国家健康保险基金(Cnam)的2,000多名研究人员,专门负责检测、追踪和隔离的工作,每周7天不间断工作,目标是及时打断病毒传染链,延缓病毒传播。

行走江湖,最重要是有名号,所以法国卫生部给这支团队取了个厉害的名字:“守护天使大队”(brigades d’anges gardiens)。

这支守护天使大队独得法国卫生部恩宠,早在五月份的时候,卫生部长奥利维尔·韦兰(Olivier Véran)就说过,将来守护天使大队会增加到5000位人员。

卫生部的目的很简单,确保所有上报的阳性确诊患者都加入到密切接触者追踪系统。

自5月28日以来,守护天使大队总共联系了31万位和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人员,其中,超过21800人后来也确诊了,比例高达7%。

再回头看一眼法国卫生部寄予厚望的StopCovid软件,自6月2日发布以来,仅有240万人下载,并且这个app仅仅处理了137个密切接触案例…

不过,随着时间的推移,后来大队能联系到的密切接触者越来越少,一开始解除禁闭的时候,能联系到的密切接触者还有98%,到了8月17日当周就只有92%了,并且数字还在持续下降。

一方面是大家在没出现症状的时候还在频繁社交,一方面是确诊患者不愿意告知自己接触过谁,还有一些法国人是真的忘记自己接触过谁……

今天,法国前总统尼古拉·萨科齐(Nicolas Sarkozy)发出疑惑:“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针对迪迪埃·拉乌尔特教授(Didier Raoult)的暴力。”

萨科齐愤愤不平地说:“教授是一个素质很高的人,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治疗病人。但他也是个普通人,像所有人一样会犯错误。”

“在当前健康危机之下,有些伪专家污蔑他做得不好,我没有权利说谁对说错,这也不是主要问题,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所能帮法国度过危机,而教授一直冲在最前面。”

虽然研发成本不确定,不过,法国赛诺菲(Sanofi)和英国葛兰素史克(GSK)共同研发的疫苗,每一剂的售卖价格将低于10欧元。

而赛诺菲的竞争对手,瑞典公司AstraZeneca宣布疫苗每一剂的价格为2.5欧元。

对于这个价格差异,赛诺菲法国公司的总裁Olivier Bogillot说,赛诺菲研发疫苗的时候动用了所有资源,从科研人员到生产工厂,可以说是倾其所有。而瑞典公司AstraZeneca明显使用了大量外包公司。

此外,总裁也表示,不管是法国人、欧洲人还是美国人,大家都可以同时接种赛诺菲的疫苗,没有优先性。

不过供应量细分到每个地区也各有不同,美国将有大约1亿剂,欧洲3亿剂,英国6000万剂。

这一批总计4.6亿剂疫苗将在法国94省Vitry-sur-Seine的Val-de-Marne进行生产,之后同时向美国和欧洲分发。

一家法国公司发明了“真人微笑口罩”,你可以在网站上传自己的微笑,这家公司会帮你打印在口罩上,这种有自己微笑的口罩可以洗50次。